????()?凌央能感觉到,越往西北的方向走,身上受屏障的影响就越大,那种有力气却使不上的憋闷把她笼得快要透不过气。www..org

????怪不得上次去明明也有神兵存在的森林村却那么轻松,原来二十二年前那里的结界就被破坏过了,也许那就是封印裂开一条细缝的罪魁祸首。

????那进去的三个人,便也算是夏国遭受异变的罪魁祸首。

????而现在凌央则要去把这祸闯得更大,“翻过去应该就是了。”

????她们两个正在一个小坡上缓行,时间不知不觉又流逝了许多,已是上午将近八点了。

????“如果这张地图靠谱的话,对。”洛晓上气不接下气地回答。

????基地档案馆给的地图很简略,就是把该走的路周围的地形标了标而已,凌央换了好几个岔道才选到了最相似的这一条。

????“是了是了,我好像看到了。”凌央的步伐加大了不少,直接甩开洛晓三两步上了坡顶。

????不远处有个宫殿,看起来废旧已久,落满了尘埃和岁月的痕迹。但它又比夏国其他的古迹景点要干净得多,荒无人烟,所以不受外物污染,只接受落叶和微风的洗礼。

????“我能拍照片吧。”洛晓摸出了手机,见凌央没理自己,便安安静静地开始拍摄。

????凌央对古建筑没有什么情怀,她家是希凉古城的,本就是个遍地古建筑的地方。虽说这座万俟皇陵确实跟希凉城里的楼阁亭台风格不一,但也招不起她多少兴趣。

????“你确定要跟?”她直接进了眼前的石宫,头也不回地问还留在外面欣赏的洛晓。

????“嗯。”这外面的万俟皇陵看着有些朴素了,不像大片里造得那么震撼,让洛晓反而好奇地宫的部分会不会更华丽一些。

????凌央没再说话,也没有等洛晓的意思,直接找到了入地宫的口子。

????确如洛晓所言,是个很好找的地方,根本就不需要钥匙和方法。当年来探的队伍完全就没有丁点保护文物的意识,那被打开的折合门就那样维持着被掀在两旁的状态,或许从十年前就已经是这副模样了。

????凌央一点时间也不打算耽搁,撑着入口边缘就跳,丝毫没有些许初入古墓的危险意识。

????“不高,想跟就快点,我不会等你的。”凌央一边说一边打开了手电筒,等着眼睛适应这里的能见度。

????“好好,我这有三米吧?”洛晓在入口处往下看了一眼。www..org

????“除非我是两米六九。”凌央拿手电筒照了照四周,这是一条平平无奇的标配墓道。

????洛晓大概也知道再拖下去就会被凌央丢下,于是鼓起勇气坐到了入口边缘,先把脚伸了下去,一只,两只

????“啊——”她被凌央直接拽了下来,却连灰都不敢拍,直接起身追了上去。

????墓道很长,什么都没有,但好歹比森林村的地下石室要讲究得多,壁画接连铺了一路,人工雕琢,立体又精致,没有一个场景是重复的。

????洛晓想要做点记录,但凌央又不是带她来考古的,走得很快,她只能尝试性地建议,“课本上并没有万俟皇陵太多的资料,我要是拍了,到时候出去兴许还能投稿呢。”

????洛晓根本就没有经济来源,她已经成年了,一旦毕业,自己就得开始还助学贷款。

????凌央继续着匀速前进的步伐,“那我问你,课本上为什么没有万俟皇陵的资料呢?”

????“总不可能没人进来过吧,国家考古队应该——”

????“——喵喵喵,我错了我忘记你是个傻白甜了。”凌央打断了洛晓,招招手让对方跟紧点。

????洛晓不是个习惯反驳或者顶嘴的人,很多时候就算不太服气,她也不会开口表达不满。

????她跟着凌央往前探索,这条墓道除了长并没有其他的特点,凌央确定了一下方向,她们应该是在地宫的偏北位置,且正往更北的地方走。

????一路看到的壁画都在变化,洛晓用有限的观阅时长,试图解读出那上面讲的是不是一个连贯的故事。

????“到了,小心点啊,这里真的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普通。”凌央停了下来,站在一处弯道前,吩咐了洛晓一句。

????多不普通,凌央也没法知道,但能让进来的人全部陷在这里,总归是能耐不小。

????“明白。”洛晓是真的胆子不大,可她特别地唯物主义,全夏国都知道的恐怖故事热门题材,在她这里并没有太过神秘的部分。

????机关陷阱她信,有亡魂索命甚至万俟寰朔活了千年什么的,她坚决不信。

????而凌央则是反正铁了心要闯,顾不上里面有什么。

????弯道拐进去后是一处小小的石室,石室占地空间不大,但是挺高的,大概能有两层楼那么高。在凌央她们进来的地方,正对面的位置有一个同样颇高的对开大门。

????照明条件有限,凌央只能分辨出它应该是金属制成的,并非寻常木门。

????门里的空间比这外面的要大很多,凌央没有着急进去,而是在外头打量了一眼。地板是黑金两色交替铺成的,十分低调奢华。

????“噢,这个贵气,要知道万俟寰朔在位期间,当时夏国在金属冶炼这方面的发展——”洛晓用手指敲了敲本就是打开状态的门扇,正打算给凌央来一份专业科普,就被对方的话打断了。

????“你认识这些字吗?”凌央在门口找到了一块石碑,这块东西比她还要高。

????洛晓凑了过去,就着手电筒的光照认了一下,“不是这些字,上面只有两个字,飞沙。”

????“飞沙?陈渊的那个飞沙?”凌央抬手碰了碰那块石碑,这痕迹很久很久,而自己又不懂古夏文,姑且就当洛晓说得没错吧。

????“嗯,鬼哭飞沙的那个飞沙。”洛晓说话的声音要比凌央小得多,她很明显有些怕了。

????这是夏国人的传统惧怕,就算洛晓是福利院长大的,还是个无神论者,但老师们确实没少拿陈渊出来吓唬自己。

????陈大当家要来割脑袋啦~

????洛晓一个哆嗦,退了一步,惹得凌央一笑,“所以这里面不只埋了万俟寰朔,还有幸会门的当家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