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大城市也是个花花世界,灯红洒绿,一到晚上都处都是霓虹灯,到处都是卡拉OK,就跟小时候看的录相里一模一样。”唐诚换了个蹲姿也换了个话题说,“城里人就是会玩,吃得好穿得好,晚上就去过夜生活。夜生活你们知道吗?”

????唐诚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像老师启发学生回答问题一样。

????“就那事嘛……”有人不好意思地说。

????“啥事?”唐诚问。

????“晚上,男人和女人那事……”一个年轻人说。

????“男人和女人啥事?”唐诚故意装傻,继续问。

????大家嘿嘿地笑了。

????“瞧,瞧……你们……”唐诚啧啧地咂咂嘴,用目光把他们齐齐地扫了一遍又咂咂嘴说,“看!还是人家城里人文明,夜生活就是晚上去吃夜宵,去唱歌和跳舞。看看你们,脑子里尽是在想那事,羞愧不?”

????现场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也没有谁笑话谁,继续竖着耳朵听。

????“夜宵是啥?是去吃元宵吗?”李国强问。

????“城市有城市的文明,这个你们不懂……那里的人都说粤语,想听不?我给你们学两句,可好听了,就跟咱小时看的香港录像里的皇家警察说的一样……”唐诚说着他就开始清嗓子。

????“好啊好啊,说说,咱听听。”大家说。

????蹲得时间久了,唐诚真的脚麻木了。他按着李国强的肩膀努力地从碌碡上站了起来,别人的头再一次还不及他的膝盖。

????这次大家没有再把他扯下去,而是抬头看他。

????“诚娃,快回来吃饭,饭好了!”这时,唐诚他妈围着围裙从家门探出脑袋说,“别吹牛了,快吃饭!”

????场子就这样散了。

????浓浓的年味弥漫在周王村,烹猪做菜的香味从家家户户散发出来,VCD里播放喜庆的音乐传进人们的耳朵里,整个村子里沉浸在祥和的气氛当中。

????张琰好几年没有见过唐诚了,晚上,他专门来到唐诚家想跟他好好聊聊。这些年来他也一直惦记着他。

????唐诚家里一切都没变,他的房子里仍旧堆放着几袋粮食,陈设还是老式衣柜、八仙桌、那是那个土炕,一切都跟以前别无两样,还是那样的昏暗和乱糟糟。

????相比之下,还是院子里宽敞一些,他俩分别拿了把小木凳坐在院子里,院子里非常安静,冷冷的风吹到脸上,他们不时会哆嗦一下,顿时觉得这个世界一下子怎么就变得这么凄凉?

????唐诚拿出一瓶白酒和两个小酒盅放在地上,现在他们都是大人了,再也没有人禁止他们喝酒。

????在外漂泊几年后,唐诚青涩的面孔已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膜,也长出了许多胡子,虽然胡子是刚刚剃过的,但嘴唇上发青的痕迹清晰可见。

????“你就要当爸爸了?”张琰问。

????唐诚没有直接回答,他先是微微叹了口气,拿支烟点着,然后,取出一支递给张琰,他向他摆摆手表示不抽,他又把烟装了回去,猛吸两口。顿时,他们中间弥漫起浓浓的烟雾,张琰微微地咳了咳。

????“你还不会抽烟?”唐诚问。

????“不,不,烦了也抽……”张琰说。

????“那年我辍学后,先是在家里养伤,完后就去了广州……美丽是咱们后稷乡另一个村的人,她非要跟我去,我们就约好从县汽车站一起坐车,再倒火车,坐了两天两夜才到了广州。”唐诚说。

????张琰没有插话,他静表地看着唐诚。这会,唐诚白天给大家讲故事时的神采就像肥皂泡一样破灭了,灰蒙蒙的脸上有几丝倦怠和沉重。

????“车费还是美丽偷她爸的钱,我们到了那里以后就开始找工作。火车站跟前到处都是中介公司,我们上过几次当……”唐诚叹了一口气说,“唉!这社会上的坏人怎么这么多?”

????“后来呢?”张琰问。

????“我找到了一家汽制造厂……其实也不是造汽车的工厂,只是造汽车配件的,是私人的小厂子。”

????“就是你给大家说的那个流水线吗?”张琰问。

????“这都是我听人说的,我没去过……我也想去……可我没上过学,没学历又不懂技术。不过,那个女孩被揭掉头皮的故事是真的,不是发生在那个流水线的工厂,而是发生在我们的那个私人汽配厂。”他吐了一口烟,已斟满酒的白色陶瓷酒盅里,酒倒的很满。举杯间,白酒荡漾着从酒盅洒在桌面。

????一杯下肚,唐诚咂了咂嘴,表情有些痛苦也有些享受。

????“我们刚到那个城市的鬼地方,光骗子就遇了好几个,美丽差点还让人家给骗去当小姐……”唐诚说,“他妈的,这人要是坏起来,连动物都不如……”

????唐诚说完举起酒盅,把脖子一仰,独自喝了一杯白酒。

????父亲去世时他摔掉的那颗门牙已经补上了,除了脸上轻笼了生活的沧桑和沉闷,他的面容没有太多变化两道浓眉还跟以前一样从眉宇延续到眼角上方后突然折断,眉稍急转直下。

????他的眉毛让张琰想到了“宁折不弯”这个词。

????过了一会,唐诚连抽几口烟后说:“当时我还没找到这家汽车配件厂,我和美丽租了一间6平米的小房子,房子里没窗户,在一个又窄又长还又臭的胡同里。这是一个贫民窟,走在这条巷子里抬起头只能看到一线天,头顶招待所和小商店的广告牌一个接一个,密密麻麻,随时都会掉下来砸伤人。整条街里到处都是揽客的声音,以粤语为主,还有一些叽里呱啦听不懂的话。”

????天空的黑幕一点点沉了下来,张琰分明在听着一个自己从来不曾涉及的世界。

????“到了晚上,这里就乱得更不像话了,一个接一个的红房子全都会亮起灯,门口尽是掻首弄姿的女人,她们浓妆艳抹,穿着低胸衣服用手抚摸着暴露在外的大腿,一见有男人经过就妖里妖气地说,老板,来洗下头发嘛……你还没反应过来,她们就上来拽你的胳膊……”

????“你进去过吗?”张琰问。

????酒杯再次举起,陶瓷碰撞的声音很清脆。唐诚先喝,又是那种痛苦的难以下咽的表情。

????“去过……这些女人身上弥散着浓浓的劣质香水的味道,非常刺鼻。”唐诚说,“刚开始我从来都不进去,我很好奇,那时没钱我不敢去。在那条巷子里,我可是亲眼看见有个男孩是被人家几个女人围在门口乱打了一气,引来很多人围观。”

????农村的夜晚非常安静,他们静静的坐着,吃着,喝着,也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