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3>140、威风(一更)</h3>

????姚寅!

????她都这个样子了,还惦记着姚寅呢。

????姚婴不由的叹气,把她的衣服换了,穿着小悦的衣服,但若乔长得高,这衣服穿在她身上紧巴巴的。

????她真的是很执着,姚婴不懂,搞不清楚她这股执着是从何而来。

????但是,这会儿她也挺敬佩她的。这种情况,还能吊着这一口气,大概也是因为有个姚寅在给她做精神支撑吧。

????整理完若乔,姚婴又回了另外一个房间,齐雍还是那个姿势侧躺着。

????眼下他情况最严重的是他的双手,之前她用布条系在他手腕上,倒是真的控制住了那黑色血管脉络的延伸。

????用长针,顺着那些黑色的血管脉络逐渐的挑开,这是个极其精细的活儿,她蹲在那儿一下一下,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

????挑开之后,流出来的是黏糊糊的黑血,血好像凝固了一样,都无法流下去,须得用布擦拭才行。

????张叔送了盆儿热水进来,这情况的确是有些吓人,不过,他还是什么都没问,默默地找了很多干净的布放在床边。

????将他两只手上黑色的血管脉络都挑开,擦干净了粘腻的黑血,之后一点一点的用布缠上,这才给他清理后背上的伤。

????把他的衣服全部撕扯掉,极其粗鲁,能看的不能看的,她这行径如同流氓。

????反正给他处理完,她头晕眼花的,整个脑袋都热的在散发热气,估摸着她都长针眼了。

????不着寸缕的人她见多了,只不过,大概是齐雍身材太好了,即便是伤的背上一个血窟窿,也还是让她觉得上头。

????将他满是泥土的头发清洗干净,这途中他都没有醒来。苍白的脸上刮了几道血痕,但仍旧是很英俊,而且胡子的长势还是那般旺盛。

????处理好这一切,那时吃的食物也都消化没了。

????张叔煮饭,她又挪到了外面找了一些张叔平日里挖的草药。虽不是什么起死回生的药材,但具有一些解毒消炎的效果,眼下齐雍和若乔都需要。

????坐在院子里看着那瓦罐,小悦坐在她身边说一些有的没的,叽叽喳喳的,很多话都重复无数遍,但她自己并不知道。

????看着自己手指上套着的指环,每一个都不一样,上面的纹路很是奇异。套在她的十个手指上,竟然出奇的合适,而且,还挺好看的。

????这些指环之于鬼婆,就是生命,用它们才可掌控一切痋物。但,鬼婆本身也的确是很奇怪,头被扯掉,不流血就算了,会是黑气,并且会附着他人。

????姚婴觉得,兴许鬼婆就是以这种方式来延续的,一个死了,就挑选其他的人附着,接着生存。

????也不知是不是这样,但,根据猜测,这个可能还是很大的。

????瓦罐咕噜噜,汤药冒出来的声音让姚婴回过了神,用毛巾垫着,揭开盖子,里面的药汤泛着花儿。

????希望在长碧楼的人进山之前,这些汤药能有些作用,撑住齐雍和若乔两个人。

????罗大川离开便是四五天,鬼岭太远了,当初齐雍带人进山,是独自带人行动,没有通知任何其他人。

????东哥不知道,其他的心腹不知道。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来这鬼岭一回,似乎更加迷惑重重了,他不醒过来,不亲口说清楚,谁也不知他究竟要做什么。

????若乔的情况比齐雍要严重的多,姚婴花费了更多的时间照顾她,总算熬过了她的高烧。

????而齐雍,在这四五天之中醒来过。但好像有些迷迷糊糊,也不知有没有看清楚她,反正总是一副要抓住她的样子,鬼知道梦见了什么。

????终于,罗大川离开的第六天,他回来了,并且将鬼岭附近城内长碧楼据点的人员一并带回来了。

????一共三十几个人,有大夫,有当地的领导,反正呼呼啦啦的都来了,并且带来了充盈的物质。

????有些领导权限的人是个中年男子,叫武迪。他应当也没见过齐雍几次,来了之后见到齐雍昏睡在床上,显得无比激动。之后就开始发送指令,要所有人都行动起来,又明令大夫必须赶紧医治好公子。

????焦躁而急迫,到了这里自动统领起所有人,姚婴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姚婴,而且她又穿了一身小悦的衣服,就把她当成了住在这山里的小村姑。

????“看到没有,这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小爷拿着鱼符找到他们,还不信小爷我身份呢,要扣押小爷。哼,小爷我差点把他们客栈给拆了,那个武迪才来见我。官儿不大,官威倒是不小。”罗大川站在姚婴身边,一边盯着在屋子里进进出出的武迪,手里还拿着一根很长的狗尾巴草逗弄小悦,嘴上还不停。一心三用,极其自如。

????“行了,别管他了。既然把我当成了花钱雇佣的小村姑,那就证明他眼力也不怎么样,连我手上戴的这么多东西都没看出来作用,也就更别指望他能知道鬼岭里边的事儿了。”姚婴懒得理会,眼下这瓦罐里熬得药是大夫下的方子,希望能管用,让那两个人尽快好起来。

????“这远离天子脚下的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罗大川冷哼一声,随后看向小悦,她已经把他手里的狗尾巴草夺走了。嘴里发出恶意的惊吓声,小悦被他吓得瞪大了眼睛,他一瞧,倒是又高兴了起来。

????“你能不能不要吓唬小悦?”姚婴无言,罗大川就像逗小猫似得,把小悦吓得目瞪口呆,他就特别高兴。

????“没事儿,这小丫头转头就忘了。”罗大川笑看着她,果然,刚刚的惊吓,她转眼就忘了,又开心了起来。

????无法控制罗大川不逗弄小悦,他好像很喜欢做这事儿。姚婴熬好了药,就快速的送进了房间里。先给若乔喂下,又转头去另一间,喂齐雍。

????那武迪真把她当成了村姑,看她喂食齐雍没那么轻柔,还训斥了她几句。

????深吸口气,把最后一口药喂进了齐雍的嘴里,调整了他躺着的姿势。把陶碗放在床边的木桌子上,姚婴一边站起身,转眼看向那武迪。

????“武先生,一直没来得及自我介绍。小女子是长碧楼第二个拥有赤衣加身特权的人员,承蒙诸位同僚看得起,人人都称呼我一声阿婴姑娘。此次公子深入鬼岭深处,接近百人护卫团全军覆没。小女子与公子死里逃生,外面那位罗大川将我们拖拽回来,这才捡了一条命。看武先生入长碧楼也多年了吧,公子前来鬼岭这么大行动,却没有通知武先生配合。而眼下,武先生来到此处是听从命令和差遣的,不是要你来耀武扬威的。现在开始,在外搭建住处,因为接下来还要有更多同僚进山。楼中主要人物都会来,如若武先生不希望到时被训斥,被牵累,那就听话,立即去执行。”叽叽喳喳,她忍他好几天了。

????武迪一愣,在原地有些发蒙的转了一圈,之后就出去了。

????翻了个白眼儿,她真是懒得和这帮人废话。罗大川说的没错,远离天子脚下的人,都忘了自己的职责,拿着鸡毛当令箭,欠收拾。

????“很威风啊。”刚要拿着陶碗出去,那躺在床上的人就开口了。嗓音沙哑,却是带着一些笑意。

????转眼看向他,姚婴不由得弯起嘴角,蹲下身体,盯着他睁开的眼睛,“齐雍,你醒了。”不枉费她这几天跟伺候儿子似得伺候他,终于醒了。

????“你那么威风,不想醒也难啊。”看着她,齐雍缓缓的抬起手来。手心手背都是结痂,但他的手也依旧很好看。

????手落在她的头上,没什么力气的轻抚,黑的深沉的双眼却氤氲着浅淡的笑意。

????看着他的眼睛,姚婴呼吸一滞,莫名的热气涌上脑袋,她咳嗽了一声,忽的站起身,“我叫罗大川进来给你穿衣服。”话落,就匆匆的跑了出去。

????这齐雍,还迷迷瞪瞪的呢,也不知在搞什么。

????“罗大川,公子醒了,快进去帮他把衣服穿上。”抬手顺着额头发际抚到头顶,一边呼气道。

????“公子醒了?好事儿啊。诶,阿婴妹妹,你这脸、、、、红的不正常啊!”罗大川推了她一把,笑的贱兮兮。

????瞪了他一眼,姚婴转身离开。

????齐雍醒了,而且,醒过来之后精神就很好。

????武迪诚惶诚恐的见了齐雍,禀报了自己来到这里做的事情,譬如正在修建房屋,迎接接下来进山的同僚等等。

????齐雍夸赞了他,说他此举正合他意。武迪摸着鼻子应下这夸赞,但脸都白了。

????罗大川给齐雍穿衣服,一边偷笑,这帮人,不见棺材不落泪。

????“来,公子,咱把头发捆上。”不见外的大嗓门吆喝道。

????“把那豆芽菜叫进来。”正襟危坐,一身白色的中衣,墨发散在脊背上。被这罗大川伺候,他手脚都要断了。

????“成,属下这就把她叫进来。”罗大川笑的不行,想起刚刚姚婴那大红脸,真是太可笑了。